小白奶重蹈汤圆覆辙,科迪乳业如何沦为集团的“现金奶牛”-乳业行业资讯-中华婴童网,孕婴童行业最大最专业的孕婴童门户网站,提供最新孕婴童网行业资讯与孕婴童行业展会报道以及火爆婴童网络招商加盟资讯
 中国孕婴童行业门户网站   全国服务热线:137-8881-5537  
金倍吉婴幼儿配方羊奶粉火爆招商
圣元营养食品有限公司
中华婴童网
  • 江门美智高食品有限公司
  • 布鲁熊(中国)有限公司(布鲁熊)
  • 江西贝美慧食品有限公司(萌贝乐)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乳业行业资讯 搜索:

小白奶重蹈汤圆覆辙,科迪乳业如何沦为集团的“现金奶牛”

  来源:互联网新闻中心   阅读:  [    ]  2020-04-28    
分享至  

2007年,那个让行业肝颤的三聚氰胺,“救了”濒临倒下的科迪乳业。在迎来一小段高光时刻后,这个曾经的网红少年,却成了“欠债鬼”。从欠薪、欠供应商款,到如今,“欠了”账面十几亿。四面楚歌之下,这一次,谁能救它?

▌引子:

此前一直咬定自己“不差钱”的科迪乳业终于公开承认,公司十几亿元的现金“不翼而飞”。

10月末,科迪乳业发布了三季度财报。数据显示,截至到2019年9月30日,科迪乳业的货币资金仅余2720.3万元。

可数据显示,在2018年12月31日,科迪乳业的货币资金还有16.7亿元。2019年半年报显示,科迪乳业的账上现金更是高达17.53亿元。今年7月初,科迪乳业还进行了2000多万元的现金分红。

然而,账面上躺着十几亿现金的科迪乳业,此后却被爆出拖欠奶农款项。

7月底,一封《奶农求救书》被媒体曝出。信上称,自2017年12月起,科迪乳业就开始拖欠奶农奶款,涉及上千户奶农,金额高达1.4亿元。奶农多次上门向科迪乳业讨要牛奶款项,却无果而终。

伴随着媒体的深度曝光,科迪乳业倾吞经销商货款、拖欠员工工资和差旅费等丑闻也被一一揭露。

迫于来自监管部门和社会舆论的压力,科迪乳业紧急宣布将妥善处理相关债务纠纷。8月5日,科迪乳业发布公告称,公司从政府处获得20亿元纾困资金。几天后,科迪乳业再次宣布与奶农达成协议,将在8、9月份分别支付欠款的25%,其余部分3个月内付清。

然而,在8月16日偿还第一笔拖欠款之后,科迪乳业在第二次、第三次还款日来临时,都未能如约偿还欠款。9月2日,约20名被欠款的奶农代表再次汇集科迪乳业总部,要求其履行还款协议。结果,科迪乳业以暂时没钱为由,拒绝了奶农的还款要求。

小白奶重蹈汤圆覆辙,科迪乳业如何沦为集团的“现金奶牛”


如今,科迪乳业正式发布公告,宣布公司货币现金没有所谓的十几亿元巨资,仅剩余2720.3万元。有观点认为,科迪乳业想“名正言顺”地告知债权人:公司没钱,暂停还账。

“从正常运营来看,企业财务数据不可能在一个财务周期内变动这么大。由此可以推测,科迪乳业进行了调账。”一市场分析人员表示。

一家上市公司,居然公开挑战法律法规,在账面上“动手脚”……

01 、巨资“消失”

科迪乳业的高光时刻,在2017年。

2016年底,科迪乳业开创性地推出了透明袋“小白奶”。靠着独特的包装以及适中的口感,小白奶在短时间内吸引了大量拥趸。

2017年,科迪乳业实现销售收入12.39亿元,同比增长53.92%;实现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1.27亿元,同比增长41.56%。河南、山东、江苏、安徽四大传统销售区域外的营收更是暴增678.95%。

其中,科迪乳业的常温乳制品销售额增长达65.8%,小白奶功不可没。

彼时,科迪乳业不仅在天猫超市、京东超市开设旗舰店,还授权了郑州、商丘等地的几十家个体电商销售科迪乳业产品。在华东地区,科迪乳业通过电商的推广,吸引线下经销商主动代理销售。

在“挑剔”的江浙地区打响知名度后,小白奶逐步打开了全国市场,甚至还成功进军北京的乳业市场,一时间化身为“乳届网红”。

小白奶重蹈汤圆覆辙,科迪乳业如何沦为集团的“现金奶牛”


“在那段时间里,科迪乳业的小白奶确实很受市场欢迎。即使小白奶的售价比同类牛奶都高,但购买的人依旧络绎不绝。”一位北京地区的商超负责人回忆称。

作为一家成立于1998年的乳企,科迪乳业多年来一直深耕河南、山东等市场,虽然也遭遇过危机时刻,但也逐渐成长为区域的乳业巨头了。

2015年6月30日,科迪乳业在深交所挂牌上市。在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后,科迪乳业迎来了发展高峰,2017年更是靠着小白奶,在全国范围火了一把。

“但小白奶实质上就是普通的常温奶,没有特别的技术门槛。仅靠新颖的包装打出名堂,其他乳企效仿起来就很简单。”一位市场观察者表示。

果不其然,2018年,蒙牛、伊利、新希望、完达山等多家企业先后推出了自己的“小白奶”。大品牌的吸粉效应更加强大,消费者对科迪乳业小白奶的关注度日益减少。

此外,公司疏于对经销商的管理,也加速了科迪乳业的衰落。

在营销策略上,科迪乳业始终坚持渠道下沉、以农村包围城市,采取“一县一商”的经销模式。

经销商的大量存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小白奶的火爆销售。但因其疏于管理,经销商之间的倾轧异常明显,个别区域屡现窜货情况,经销商之间大打价格战,一些地区的批发价远远低于旗舰店零售价,线下经销商的利润很薄,导致销售市场极其混乱。

数据显示,2018年,以小白奶为代表的常温乳制品业务营收同比下降25.62%,毛利率也下降了7.46%。受此影响,科迪乳业全年营收为12.85亿元,同比增长仅为3.76%;净利润为1.29亿元,同比增长2.05%。

营收和净利润双双失速,科迪乳业董事长张清海曾提出的“未来三到五年实现年营收翻番”的目标也蒙上了一层阴影。

因为创收主力小白奶的销售出现了下滑,致使公司业绩出现了波动,但这种情况在公司经营过程中也算常见。但科迪乳业十几亿元的账面现金“消失”了,这锅,小白奶背不得。

那么,这笔十几亿元的款项,到底去哪了呢?

02、“跨界”拖累

科迪乳业三季报显示,公司其他应收款部分从280.4万元激增到了19.7亿元。

“有一种可能是,这些钱已经被公司股东非法挪用。”一位法律人士表示。

如果这种假设成立,那么,谁有这么大的权利?

公开资料显示,科迪集团为科迪乳业第一大股东,持股数为4.846亿股,占总股本的44.27%。而科迪集团的控股权为董事长兼总经理张清海家族所持有,持股比例高达92%。

数据显示,科迪集团已累计质押科迪乳业4.84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4.25%。这意味着,张清海家族累计质押股数占持股比例达到99.96%。

此外,据公开资料,张海清已被列为失信人、还成了被强制执行人并限制高消费。

小白奶重蹈汤圆覆辙,科迪乳业如何沦为集团的“现金奶牛”


看来,科迪乳业账上的十几亿元现金,或被科迪集团及其实控人——张海清家族挪用了。

当然,这或与张海清家族忙着“跨界”有关。

早在2016年,科迪集团就开始在河南、山东等地开便利店。

科迪集团曾在2017年2月13日发布的《集团公司隆重召开2016年度表先大会》一文中提到,2016年“集团已发展科迪全国连锁社区实体店(科迪便利店)800多家”。

2018年3月,张清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及,“目前集团已发展便利店1000家,主要分布在河南、山东,全部建在社区附近,能从根本上解决整个科迪集团的渠道和终端问题。”

之后,在2018年度全国经销商速冻业务大会上,张清海再次提出,科迪集团将在三年建设10000家科迪社区连锁店,服务好作为客户的经销商,加快其发展成为“现代经销商”。

据称,到了2018年底,科迪集团旗下的便利店已达几千家。

但是,这几千家便利店并没有给科迪集团带来营收。“前一两年,科迪集团的状态是到处租门店、开店,一时风头大盛;到了2018年,其状态又成了各个门店盘点货物组织闭店。”一位科迪集团的员工表示。

便利店大规模倒闭关门,让科迪集团背负了沉重的债务。“便利店的客流极为惨淡,营业情况非常不景气。许多员工刚入职没多久就被遣散了,而员工的工资也被大量拖欠。”上述集团员工表示。

不只是便利店,近几年,科迪集团还做起了科迪天然深泉水,同时还在黑龙江花巨资投资了科迪100万吨大豆深加工项目。

然而,科迪天然深泉水同样被爆出,“公司拖欠员工六个月工资和差旅费,给员工的生活造成很大困扰”。而黑龙江的农业种植项目属于长线投资,现阶段只会“有投入、没回报”。

科迪集团大玩儿“跨界”,大把花钱,一些人早就看到了其中的风险。

一投资人公开向公司董秘呼吁:“请张清海先生赶紧把面业、水业,以及在东北耗资投资的大豆种植等业务清理掉吧!科迪便利店、食文化广场以及公司电子商务公司持续亏损,根本无法自我造血。请将这些企业和项目赶紧暂停,回笼资金吧!”

但为时已晚,这些企业和项目已花费了集团大量资金,作为集团硕果仅存的优质资产、净利润的持续供应者,科迪乳业显然成了集团最佳的“现金奶牛”。

03、科迪速冻的教训

事实上,前述的一系列项目,都不是科迪集团第一次玩儿“跨界”。

“科迪汤圆,团团圆圆”。这句温馨的广告语,在世纪交替时期的中国城镇街头广为流传。科迪汤圆作为集团的拳头产品,成了那个时代消费者心目中最美味的回忆。

小白奶重蹈汤圆覆辙,科迪乳业如何沦为集团的“现金奶牛”


彼时,科迪速冻无疑是速冻产业领域里的强者,是敢于同三全食品一争高下的存在。

1998年,科迪集团进军乳业。此前,“科迪集团只专注速冻产业,可后来又做起了牛奶。集团的注意力被分散了,这影响了其在速冻行业的发展。”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为了发展科迪乳业,科迪集团花巨资建奶源基地、建工厂、再建市场,而这些钱,都出自科迪速冻。“巨投十年,巨亏十年”,前十年,科迪乳业持续巨亏,苦苦支撑集团运营的,正是科迪速冻。

一直到2007年年初,科迪乳业还是一个无人愿意接手的“烂摊子”,资金链断裂、产品供销等基本停滞。有观点认为,科迪集团这次“跨界”注定是要失败了。

但在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爆发,这对国内乳企都造成了沉重打击,科迪乳业更是深受影响。 彼时,“一天,科迪乳业在整个商丘市只卖出了6袋牛奶。”

但是,就在行业巨震之下,科迪乳业的奶牛养殖基地模式,却受到了市场的肯定。

受三聚氰胺事件影响,全国各地屡现“杀牛、倒奶”的混乱,科迪乳业却没有发生一起倒奶、杀牛事件,其所有产品经省、市200多批次检测,全部合格。

由于质量合格,科迪乳品在这场“乳业寒冬”中逆势存活,取得了消费者的青睐,杀出了一条血路。

为了快速发展科迪乳业,很多本该用于速冻产业扩大再生产的资金,都被用来支持乳业发展了,这对科迪速冻可谓“雪上加霜”。

牺牲科迪速冻的发展来支持科迪乳业的时候,三全食品选择了专注地耕耘速冻产业。从2003年-2018年,三全食品的市场占有率连年增长,成了国内速冻行业当之无愧的巨头。

2018年,三全食品实现营业收入55.50亿元,同比增长5.59%;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1亿元,同比增长53.76%。而在2017年,科迪速冻的营业收入仅为5.95亿元。

作为国内速冻领域曾经的“三巨头”之一,科迪速冻不仅完全退出第一梯队,还不得不在三全食品、思念、湾仔码头高速发展的同时,身处停产、拖欠工资的流言蜚语中。

许是为了“回报”科迪速冻,从2018年起,科迪乳业先后两次启动对科迪速冻的股权收购,涉及金额达15亿元。

一定程度上,科迪速冻和科迪乳业都算得上集团“跨界”的受害者。

▌写在最后:

科迪集团的第一次“跨界”,科迪乳业能活下来,除了科迪速冻大无畏的牺牲之外,三聚氰胺事件也在客观上充当了“帮手”。然而,此次科迪乳业的危机已让整个集团受到牵连,并深处危机之中。

“其实,科迪速冻和科迪乳业的产品,在市场上还是有一定口碑的。要不然,在6月的全国乳业经销商大会以及9月的全国经销商速冻业务大会上,科迪集团也不会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经销商货款。”前述行业观察者表示。

只是,这些钱不足以解决集团拖欠的债务,更无法支持企业的日常生产。有消息称,科迪速冻已全面停产,而科迪乳业也只有两三家工厂还在坚持生产。

科迪速冻、科迪乳业都曾有过很好的发展机遇,假如企业能够坚守本业、持续创新,极有可能会取得很好的成绩。但是,为了配合集团的“跨界”,科迪速冻、科迪乳业都做出了极大的牺牲。如今,科迪集团的“跨界”无疑是玩儿脱了。

 

 我也要报料 欢迎您来投稿
分享至  
最新图文资讯
  • 对话凯斯幼儿园QA总监,揭秘你好奇的幼儿园后勤对话凯斯幼...
  • BEABA丛林物语纸尿裤:呵护幼嫩肌肤 给宝宝更好的呵护BEABA丛林物...
  • 科学配比给宝宝均衡营养—安莱俪依婴幼儿配方奶粉科学配比给...
  • 雀氏X丑娃娃IP打造内容协同营销雀氏X丑娃娃I...
今日快讯更多
招商加盟推荐更多
品牌推荐更多
展会报道更多
专卖店展示更多
新店开张更多